原创或同人的文或图。FF14。KK二人。南极凿冰员。什么cp都有,喜欢的欢迎来看,不喜欢的请别打扰。
 
 

夜话。

你好,我是北鲲。

我没有温柔的声音,说不出温柔的故事,若你愿意听我说,就请继续阅读下去。


我还是个学生,一个有温柔的母亲,不善表达的父亲,还有很多爱我的人,我爱的人;还没有经历过人情冷暖,还没有认识到社会险恶,还是个在父母的保护下,一味地埋怨着学习的苦累的普通高中生。

生活很平淡,平淡得其实没有什么故事可言。然,总有些突如其来的事件。


我奶奶说,老人是知道的,自己差不多到尽头了。被长孙的事困扰着的消瘦得很的奶奶,坐在我面前这么对我说,我哭了。

一个月后,我外公去世了。

我奶奶说那话的时候,外公刚入院不久,折腾了几回后,在上周,去世了。

外公还在院时,偶尔会去探病。

某一次去探病时,走在走廊上不小心向别的病房里看了一眼,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,张着嘴,两颊凹陷下去,笔直地躺在那。那一眼给我一种很难说清楚的感觉。想着奶奶那句话,莫名难过得很。

后来,当看到差不多状态的外公时,心里不由得害怕。没准是有了心理准备,得知消息的时候我还算得上平静,直到看着法事的进行,听着往生咒,那种亲人离去的悲伤才真真实实地涌现出来。和表姐抱在一起,落泪,然后止住眼泪继续帮忙。


很快的,第二天就是追悼会。

表哥从工作的地方回来,我们仨老表好久没见,半天说笑似乎把悲伤压下去了一点。

我生肖与外公的犯冲,悼念结束后我就走出了大厅,没有跟着去瞻仰遗容,走出去的时候,拼命地忍着泪。其他人走出来的时候,我看到了表哥哭得像个孩子一样,眼泪没忍住,跟着哭了。小学的时候送走了外婆,长大了送走了外公,那两位看着我们三个长大,慈祥的老人,都离去了。


心智慢慢成熟后,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生离死别。

那天之后,越发关心父母,关心我瘦弱的奶奶,关心我那看上去总是健康强壮的爷爷,关心身边的很多人,关心自己。或许还有别的越发或者改变。


一些胡言乱语,晚安。


22 Aug 2015
 
评论
 
热度(2)
© 陈玖。 | Powered by LOFTER